孟柒

圈名孟柒
最喜欢的主播名叫特底大家快去关注他吖
本体黄桃罐头
万年咸鱼躺尸列表
更新随缘
语C老咸鱼
头像出自手写群大佬邬语
不吃all
沉迷动漫原声
把奶妈当输出用
十连抽七N三R系列
非洲原住民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未来一年甚至更久的债主了解一下?
我发誓等我暑假能摸电脑了就去改稿子我发誓!
我好想把这么好的她炫耀给列表里的策划编剧看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永远永远喜欢特底

最开始看特底直播大概是今年开学之后吧
那段时间对我来讲是很混乱的,抑郁,愤怒,焦躁什么都有
某一天我就在bilibili上很无意的就看到了特底的直播间
因为当时正好在玩第五人格嘛,就点了进去
看了一会就突然觉得,这个主播好可爱啊他怎么那么厉害呢
他是我关注的第一个主播
随后跟着他我又知道了滚滚盖厕杆菌十八老男人
我开始迷上他的直播了
就算没有WIFI开流量也要看他的直播
每天回了家第一件事就是开网上bilibili看他有没有开播
看着他的直播我熬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光
最喜欢他的直播了,第一时间就会切到他的直播间
463再见了
我们去新家开开心心的笑吧
最后,我永远永远喜欢特底

君不见

短篇
有私设
OOC我的人设虫爹的
等睡醒了可能会添点别的?
――――――
“现如今的世道,可真是越发的不好混了”
张佳乐怀里揣着手炉,边往火盆里扔了两块红薯,看着庭外纷纷扬扬的大雪突然就开口道了这么一句。
一旁坐着的林敬言淡淡的笑了笑,没有接话
他知道张佳乐想说什么
这些年武林里新秀层出
认认真真听前辈教诲的有,心比天高的刺头也有,甚至还有人说,做老人的最后总得给年轻人让出路子来。
世道变了,人心也变了。也许在某一天,不管是被迫离开呼啸的自己,还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张佳乐,把位子让给后人会是最好的选择
张佳乐听了这话却又是极为不满
“哪又怎样,世道变了就必须得给他们让位?谁定的规矩?放/他///娘//的///狗//屁”
他仰头灌了口酒,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似是喝醉了开始说混话
“我知道,这位子日后自会有贤才来接,但也不是现在!更不会是像这嘉世副门主一样的人来接”
张佳乐大概是真的醉了吧,把酒壶扔出去老远摔的粉碎,壶里尚未喝完的酒就这么洒了一地,他走出小庭,雪落了他一身,他发丝给人的本是那种顺滑软绵的感觉,此刻满头的雪却是让他多了一份坚硬,一份落寞。
“今儿个这雪,可真大呐”
张佳乐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伸出手似是想要把雪花攥在掌心里
这满天的大雪让他想起当年还在百花谷的时候,每每下雪时自己都会带着谷里的一群半大小孩儿们到处闹腾,有次点炮仗时还差点烧了孙哲平放置从各地收藏的古董,虽然没事可也因此被黑了脸的孙哲平追了半个谷后埋在了雪堆里只露了个脑袋在外头。
林敬言此时又何尝不是心中苦闷呢,张佳乐想起了百花谷的事情,他自然也想起来还在呼啸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他记得方锐当年加入呼啸的那个冬天雪也是这般大,那小子又生性活泼耐不住寂寞,最后竟是带着一群人抓着雪砸自己。如今自己离了呼啸远走霸图,收到方锐拖他人送来的书信时心中也不是个滋味,当年自己立下誓言答应方锐会陪他到底,却不曾想过几年后自己便离了呼啸。
“说真的,老林”张佳乐顶着一头白晃了回来,瞅了瞅林敬言脸色开口道“我要是早知道唐昊对你有这般不敬之心,就该把他揍到服气为止”
林敬言却是摇摇手,表示不在对此事做任何评价
“也就你性子好不计较,这要是换了我,非得打断他的腿让他知道什么叫前辈不可”
“佳乐,你醉了。要是让新杰知道你又喝成这样肯定又要灌你醒酒汤了”
张佳乐本还在愤愤不平,听了这句脸色一僵“得得得我不喝便是了,你可别给新杰通风报信啊,他开的那醒酒汤比方士谦开的还难喝”
此事也是说来话长,张佳乐有次在百花与微草弟子比试后喝醉了,脑子昏昏沉沉的没憋住发了酒疯,坏了王方二人的好事不说,还被压着灌了一大碗味道诡异的醒酒汤。
不过关于这件事的具体经过,还是得留到以后再讲。
一声清脆的鹰啼传来,是张新杰养的鹰从天而降落在了林敬言手臂上。
卸下鹰腿上的纸条打开一看,林敬言忍不住笑了
“咋了?看你这样子是新杰他们找到安家那小子了?”
张佳乐在一旁是挠心挠肺,弟弟三月前带着秦牧云和少庄主宋奇英应委托南下与蓝雨合作寻找自安家惨遭灭门后就再无踪迹的安家独子,三个月寄了三封信且封封公事,急得自己上火嘴角直冒泡
“不止是找到了安家少爷,你猜他们还碰到谁了?”林敬言笑呵呵的把纸条攥在手心里卖起了关子。
“哎你别钓人胃口啊”张佳乐挑出块烤熟红薯递给他示意快说
“嘉世前门主叶秋”
张佳乐眨眨眼睛,猛拍了把大腿道“我就知道叶秋这家伙死不了”
毕竟叶秋这家伙当初连邪教围攻都闯了出来,一个小小的悬崖又怎么可能要得了他的命呢,他就算是想舍了这条命,老天也得敢收才行。
“新杰有说他几时能回来吗?”
“腊八前就能赶回来”
张佳乐笑咪了眼,他就知道张新杰能赶回来过年。况且还是弟弟的本命年,他可是准备了一份大礼的
他们这群老家伙见过的太多了,世道难?那又如何,这一身傲骨又何曾畏惧过。
――――――――
被蚊子骚扰的睡不着起来喷了驱蚊液
强烈拔草木槿生活的那个10元驱蚊液,味道不仅难闻了它还漏水真他//妈///鸡肋
熏跑了蚊子也熏的我彻底睡不着了
另外新版本让我有种正在选择直播间的错觉
策划爸爸您下次能改回来不?
提前预警:下一篇陶轩向

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有意思的一对双生子了。
我想双生子的生活肯定是充满乐趣的吧
叶家双子让我看到了一对兄弟走了不同的拥有不同的荣耀的过程
弟弟想离家出走却被哥哥代替
哥哥回家拿身份证却拿成了弟弟的
弟弟接受了那个圈子里最正常的教育
哥哥被别人捡到走上了职业选手的路
这让我想到了《花火》里面叶秋说的一句话“我都不知道我一个A十年前因为流产进过一次医院”
叶修是个天生的发光体,当然了他也是个脸T怪,他应该是张扬的,他是可以放肆的笑的那种人
叶秋则是带着淡淡的傲娇体质,他大概是只想让人抱着顺毛却又傲娇的亮出爪子的猫咪
这对双生子很好的,这种好是我无法用语言文字来准确表达出的
用心体会即可

他和他们的猫

――――――――
欢迎收看孟柒出品的独家短篇!
有私设注意了啊
三只毛团子代表幼年时期的伞修橙
无cp超短篇系列
没有后续系列
垂死挣扎系列
人设虫爹的ooc我的
下文有一丢丢的刀,真的只有一丢丢
偏日常向
最后,生日快乐叶修,叶秋
――――――――


第十赛季开始的时候,叶修不知从什么地方抱回来一窝猫崽子
两只橘猫一只波斯
小小的,暖暖的。
――――――――



1.
我们的陈大老板娘,从看着叶修把猫崽子抱回来的那一刻,就盯着看,看的叶修浑身发毛
不知为何从小就不招猫待见的陈果内心此时有点凌乱
“老娘也想撸猫啊”陈果有次在路过猫咪主题咖啡馆时透过玻璃窗,看着或大或小卧在椅子上的猫咪,扭头满脸渴望的对着被强行拉出来买衣服的魏琛这么说到
叶修抖了抖身上的雨水,他只是去买包烟却在离商铺不远处碰到了被装在大纸箱里的猫崽子,天阴沉沉的,因为担心下雨,他也没有多做停留。
买了烟出来,就这么一两分钟的功夫,雨就下起来了。
惆怅的抽出一根烟点燃,叶修淋着雨蹲在马路牙子上思考起来
回还是不回,这是个问题。
稚嫩的咪呜声又从纸箱里传来
叶修狠狠的吸了口烟,站起身遛遛哒哒的准备冒雨往回走
身后咪呜声此起彼伏,三只小崽子硬生生叫出来一种壮士断腕的豪迈感
嚎了没几声,声音渐渐微弱
叶修面无表情的走回来,扒拉开箱子只是一眼就差点气笑出来
好家伙,这三只猫崽子一个比一个精神,圆溜溜的眼镜盯着面前的四脚兽,其中那只波斯还很骄傲的“喵”了一声。似乎在嘲笑眼前这个被骗到的四脚兽




2.
猫是抱回来了,总得起个名字才行。
叶修表示对乔一帆的提议加一
他指了指那只波斯,“大柴”
又指了指体型稍微大一点的橘猫“二汪”
最后又指了指正兴致勃勃的玩波斯尾巴的小小橘猫,“三哈”
莫凡站在一旁悄无声息的捡起掉到地上的坚果
罗辑一口水喷在了安文逸新买的多肉花盆上
在网吧里上网的一群人下巴都快惊掉了
叶神您这么草率的起名字真的好吗?明明给帐号卡起名字的时候起的颇有诗意好吗?原来您是个隐藏的起名废吗?您的粉丝听到会哭的好吗?



3.
叶修叼着烟表示无所畏惧
“起名废就起名废呗,哥又没不承认”
“再说了,那几张卡名是她哥起的,哥最多就是出出主意而已”




4.
还是奶喵的大柴毫无被某雌性四脚兽托在掌心的心理压力,不仅没有,它还舒服的发出了细嫩的咪呜声
小心翼翼的托着毛团的陈果已经快僵住了,她动都不敢动,生怕惊了手中的生命
魏琛蹲下身,随手揉了把剩下的两只毛团子,叹了口气开口问道“老叶,你确定要让一个小女生叫三哈这种鬼畜的名字吗”
叶修“???这是个女孩子???这么凶我以为是个小子呢”


5.
所以说叶神,就算是男生也不能叫大柴二汪三哈这种名字吧
猫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6.
陈果呼了口气,眉毛一跳一跳的。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是两巴掌拍到了叶修和魏琛背上,疼得两人嗷嗷叫
“把烟给老娘掐了!”



7.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逐烟霞获得怒捶烟腔成就


8.
最后,除了那只小小橘成功的改了名字,剩下的两只在众人反对无效的情况下领取了大柴和二汪这种画风极其鬼迷的名字
嗯,你说小小橘改成了什么
你觉得以叶神这种起名风格还能起什么?
叶修“叫她三花吧”
陈果:为什么老娘想到了肉?
苏沐橙: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对不起但是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叶修就被二汪挠了一爪子,小小橘改叫了花豆


9.
大概是为了报复取名之仇吧,大柴和二汪在摸清了网吧
和上林苑的房间布局后没事就爱翻箱倒柜,花豆跟在后面摇着脖子上的小铃铛“喵喵”叫。也不是翻吃的,它
们找的,是叶修为了躲避陈果查房而到处散藏的烟啊,打火机啊什么的
哒柴和二汪负责掏,花豆负责把烟叼给陈果。三只毛团子配合的天衣无缝,被发现了也不怕,叼着烟仗着个头小到处乱窜,偏偏叶修又嘚不住它们,每次只能气的额头冒十字又无可奈何
你看看,同样是抽烟,怎么就不见魏老大的烟这么频繁的被叼出来呢




10.
不止是烟,三只猫还格外钟意叶修的身体
叶修在休息的时候简直就是个倒在沙发/床/电脑桌/上的临时猫架子
你看看你看看,二汪又趁着叶修睡觉的时候窝在他肚子了
汪哥,您是大橘,悠着点


11.
说来也奇怪
三只猫闹归闹,没事的时候最粘的还是被它们闹的最惨的叶修
同样是给洗澡,除了三个姑娘家外,也就叶修给洗澡时毛团子不捣乱。
至于其他人。轻者例如乔一帆莫凡,每次轮到他们,三只毛团子虽然不会亮出爪子,但每次都得出动一堆人在各种角落里把猫拖出来,不仅如此,还得忍受毛团子们撕心裂肺的嚎叫声。重着如魏琛包子,不仅得拖猫听猫嚎叫还得让别人帮忙把爪子拎住才敢动手给洗澡





12.
这大概就是缘分的奇妙之处吧
叶修把三只毛团子带了回来,三只毛团子给了它新的乐趣




13.
生日那天,叶修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一包印着三只猫爪印的薄荷糖
叶修把放下东西就准备开溜的大柴拉进了怀里,任凭它满脸的拒绝捏了捏它粉嫩的肉垫笑着说手感不错,二汪和花豆慢悠悠的顺着裤腿往上爬
陈果站在门后面,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软软的,暖暖的如同奇迹一般存在的三团生命就趴在叶修身上
早晨的阳光还不是太刺眼,它斜斜的打在叶修柔顺的发丝上
这个男人带着温柔的笑意往嘴里塞了颗薄荷糖,抚摸着手里的猫
这大概就是奇迹吧,陈果这么想着




14.
是他的奇迹
是兴欣的奇迹
也是他们和它们的奇迹



15.
叶修:淦!这哪是它们的奇迹这分明就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好吗!



我希望在两年后的某一天提着行李箱去见见她,跟她好好的去玩一天,然后在晚上一个人穿着白裙子从楼顶跳下来
如果有下一世的话,我希望我生为一个没有家庭的人
欺骗自己,欺骗别人
老子真的不想笑啊,可是不笑的话,就真的混不下去了

每次提到生离死别的问题,在下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总是北宋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十年前的这一天,天摇地裂
多少人体会了一把和苏轼相同的丧妻之痛
又有多少人丧家丧亲丧妻丧子
十年前的这一天下午,在下被年迈的祖母死死抱住趴倒在小区的空地上,那时年幼无知,只感觉一瞬间整个楼都在晃,父亲当时已经出了门,却是跑回来一把拉出还在防盗门里站着的在下,当赶去了学校的时候,被告知教学楼当时晃的厉害,全部停课放假
在下家住陕西中间的一个城市,这个地方原本很邪门,淹不到旱不到,家人告诉在下,这是上面帝王坟墓镇着的缘故
可那一天,连这个邪门的地方也跟着摇了起来
请原谅在下无法用词语描述当时的汶川会是如何恐慌
这种恐慌是无法用文字语言描绘出来的
长久的默哀是令人如此的不安
十年已逝,逝者安息
也是在那一年,在下记忆中最完美的盛会出现了
奥运会很棒,不是吗
愿世间不再有磨难,那个地方也没有眼泪和压在身上沉重的墙壁砖块
愿国泰民安

那什么求个文
走的cp似乎是伞修喻黄韩张
我看的那几张大概讲的就是老叶去了霸图办私事,然后中间提起了似乎是植物人状态的伞哥,期中有一段是描写他们进入霸图基地的,通道类似于电梯,但入口似乎是柜子
帐号卡的名字是他们的代号,进入电梯时老叶问新杰他们这次派去卧底的是谁,还说霸图的成员成天被暴露在各种表彰大会上,新杰就说这两个人在他们这个城市确实是新人,但在整个联盟里其实是老人(此处说的应该是乐乐和老林)
兴欣这个时候应该是已经成立了的
最后一次看的时候太太就更新到这里了,有没有人知道啊?有的话发个链接或者发一下太太的ID和文章的名字?
感激不尽
过后就删

这是一场由群宣引起的讨伐(3)
前因请戳分队标签和这位 @尘陌

这是一场由群宣引起的讨伐(2)
前因请戳分队标签和这位主页 @尘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