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孟三岁

圈名孟柒
高三半弧圈状态
南山性感阿飘在线诈尸
花式躺尸列表
更新随缘脑洞賊多语C干鱼条
头像出自手写群大佬邬语
不吃all
企图脱非入欧
要想活,总得佛

可悲的是,我现在已经无法再用笑脸去面对他们了


一切走向都取自于事实,我已无意隐瞒

“她”披着一张人皮,带着已经开始显得呆滞的目光和虚假的笑容做一个过路客。

――――――

她努力的向前跑,努力的想让自己成为别人口里温柔,大方,坚强,善良的“她”自己

她跑啊跑啊,筋疲力竭。以为自己付之行动后一切都会向好的方面走。

她满心欢喜的捧着真实的一厢情愿,以为会有些不同的结局。

她觉得自己已经距离变成“她”不远了

有天她的朋友不假思索的告诉她
“别看了你还是个垃圾”

她愣住了。朋友反应过来,疯狂道歉说自己是开玩笑的。

她想了想,开始笑着对朋友说“你说的是事实,没必要道歉”

她熟练的扇了自己一耳光,闭上眼睛沉入水里不在挣扎。

她放任水和满天的绝望涌入肺腔,淹死她

她死了,活下来的是“她”

“她”彻底的沦为了人间过客

人间不值得

实名支援,对方已经开始上升到父母的人身攻击了姑娘们

月_陌陌陌陌子(。ì _ í。):

实名声援

臣本布衣:

闹心。。。欲加之罪千夫所指。。。一个破坏市场的潜规则下衍生出来的网络暴力。。。
你沉默不予回应,我就说你心虚,你解释,我就断章取义,你全篇解释,我只视而不见,捏揉杂和成一篇篇力证,然后耀武扬威:看吧!这就是此人的嘴脸!
想必世间处处如此,人的私欲啊,不知是促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还是倒退?

实名声援@全职高手墙 

私人行为,与墙无关

求你们了看看截图吧
P1为其他墙挂我墙未还红包的事,事实上我墙已经还钱证据的截图
令我很愤怒的事无间道这套,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潜伏呐?您这么牛气您怎么不去穿越玩甄嬛传呐?还专门进群可真是委屈您这个小天才嘞!截图打码姓名这种事不需要别人去教您吧?还是说您是有意识的不打码?
发了群里的截图不打码还让部分为好友的同群人看到了这点我个人可以理解为您有意为之嘛?
p2p3p4怕各位看不清换了默认背景[咱的背景其实粉嫩嫩的]
年年有是非,今年特别多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有精力去挂别人不如去做好自己的工作?
个人行为,与墙无关
最后实名支援我家墙 @全职高手墙
ps:整个盘丝洞的都知道我家墙不喜欢争辩,觉得我在胡搅蛮缠包庇他人的那您可以出门左转了

刺激不刺激哈哈哈哈哈哈
8.17倒计时啦啦啦啦啦啦啦(✪▽✪)

秋风知我意

注意:本文陶轩向,有洗白!有洗白!有洗白!不喜勿入!有黑陈叶辉,刘皓!不喜勿入!微伞修请注意!

――――――――

  ooc我的,人设虫爹的

  收手机前的垂死挣扎

  8月21日起升高三,取关随意

  下一篇微草士谦[遥遥无期]
  我爱作业[允悲.jpg]

  要提醒的私设如下:
  伞哥有些残疾[对应书里的车祸]
  老板娘会武功
  最后扔迷雾散的是包子[对应书里流氓的技能抛沙][大概是这个名字?我一向记不住技能不好意思哈]
         和之前的霸图向《君不见》属于同一系列
  我的意见,仅供娱乐不喜勿喷:陶轩这个人真的剥开来看,就是一个商人。他不算是一个好的高层,但他算是个比较好的帮手,至少最开始是这样的。

以上都可以的话我们就开始吧(ง •̀_•́)ง

――――――――

  1.
  自古以来,历朝历代皆是重农抑商。士农工商,商人地位最低

  偏偏陶家世代经商。

  轮到陶轩这辈时,虽称不上富可敌国,但也是在杭州一代出了名的大家族。在这一带做生意的哪一个不知道这陶家的名声,走到哪里都有人捧着大箱的金银求通融。

  可商就是商,钱再多,生意在大也不顶用。别看明面上陶家人来人往巴结着,背地里也有不少人嘲笑这一家子除了做生意其他什么也不会,家产万贯又如何,祖祖辈辈连个读书人都没有,出门办事更是处处受制。

  陶轩年纪轻轻,听了这些又怎忍得住。暗地里叫人把那群说闲话的地痞流氓全都送进了衙门。城里的百姓拍手称赞,却不知是陶轩做的。

  他不甘心,他是真的不甘心。

  他想要的不是这些

  他想要的是尊重,是别人的认可。

  他想要百年之后人们提起陶家口中道出的是他陶家救济灾民修筑善堂之事而不是一句一句的“他陶家就是一没文化的暴发户”

  2.
  三十岁那年,陶轩开了家新酒楼。

  他在这里迎来送走了一位又一位的客人,这里面有普通的人也有走南闯北的江湖人

  陶轩好客,性子也是豪爽,见了这些满身血气的江湖人竟也从不害怕。管你是进店点上大桌的菜还是只点几个馒头几两酒,来者皆客,只是有一个规矩他从未变过:进了他的店就把刀枪收好,敢在店里打架扰了其他客人可不管你是谁,拎着扫帚就把你往外抽。

  后来时间久了,杭州城的人都知道陶老板不是一般的商人,路过的那些个武林人士也都爱到这里点上两壶酒寻个清净说个闲话。

  偶有人来闹事,也不等陶轩发火就有人主动把闹事的人提溜出去一顿胖揍。等回来时桌前就会出现一个端着酒杯的陶老板在等着跟他喝几杯

  陶轩在和这群人交往中也在不断的收到各地的小道消息,有时听到了感兴趣的,他一高兴就免了人的菜钱。

  3.
  人豪爽菜也好,陶轩这酒楼的生意自然也就越来越好,名气也越来越大

  酒楼开的第三年的某一天时,陶轩从一个喝高了非和他称兄道弟还要拜把子的跑镖人嘴里听到了一个消息

  “老陶你知不知道,咱镇国公的世子爷带着四皇子和小公主跑了!”

  这消息确实挺大的,听得陶轩差点栽倒

  远在都城的叶父和当今圣上站在御书房里面面相觑

  皇帝瞅了瞅桌上那张字写的龙飞凤舞的“混蛋老头子!小爷带着沐沐走了!绝对不回来!”叹了口气

  叶父内心有些凌乱,恨不得把自己那个离家出走混蛋小子抓回来暴揍一顿

  你说说你,自己跑也就算了怎么吧皇子皇女都拐跑了呢?

  沉默良久,两人齐齐打了个喷嚏

  “陛下,千万要保证龙体”

  皇帝吸吸鼻子,拦住又要行礼的叶父

  “爱卿也是”

  4.
  猪默狗累牛不睡

  恶趣味的轮回定理就注定了无论是哪个世界的陶老板都会在这一年的某一天收到三个让他在后来各种脱发的少年人

  我:陶老板您高兴不?开心不?兴奋不?

  陶老板os: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5.
  叶修带着苏家的一大一小来的时候正是隆冬时节。

  小姑娘脸颊冻冻的红彤彤的,抱着包袱窝在她哥怀里安安静静的啃着烤红薯,苏沐秋坐在轮椅上一手揽着妹妹,一手包着叶修露在外面的手指。叶修打着伞推着轮椅护着身前的人。

  陶轩见了也是心疼,想着两个半大的小子带着个小姑娘也不容易,便忙叫人把三个孩子带了进来,打了热水让三人休息。

  原本想推辞陶轩的两个男孩看到洗了热水澡换了衣服的苏沐橙被厨房大娘抱着喂蛋羹,最终还是留在了这里。

  填饱了小肚子后的苏沐橙又软趴趴的窝回了苏沐秋怀里。

  吃的饱饱的,洗的香香的,哥哥怀里又是暖烘烘的,小姑娘没一会儿就打起了瞌睡,她甚至打起了幸福的小呼噜。梦里没有漫天的雪,梦里只有两个温柔的哥哥抱着她坐在屋顶数星星。

  而这一留,就是八年

  八年的时间还是挺长的。小姑娘长成了大姑娘,叶修和苏沐秋也成了大小伙子,陶轩留下他们后他们也把这当成了一个家

  苏沐秋坐着他的账房先生给陶轩的酒楼出谋划策,叶修即当小二又当打手,敢闹事的不用其他人动手全都被他踹了出去,苏沐橙每天下了学堂后就带着陶轩的一双还在啃手的儿女坐在酒楼门口和周边的孩子玩

  陶轩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是挺好的,当然,如果没有因为叶修太皮而让他脱发的事情的话就更完美了。

  在他们面前陶轩似乎提不起老板的威严,来酒楼里吃饭的客人经常会看到叶修一边喊着“楼上两位雅座”一边被陶老板用毛巾追着打,虽然陶轩很少追的上就是了

  6.
  中间有一年的重阳节,陶轩被几个人套了麻袋扛上了车,除了一日三餐外他全被软禁在马车里动弹不得

  颠簸了不少时日后他发现自己不仅到了都城,而且进了皇宫见了皇帝

  陶老板毕竟还是老百姓,见了皇帝一下子惊的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皇帝背着手再陶轩面前慢慢走动,转动着手里的佛珠。良久道:“你就是杭州嘉世楼的老板陶轩?”

  陶轩舔了舔嘴唇,不知道眼前这位究竟想干什么,听到发问赶紧回答“草民就是陶轩”

  刚说完,皇帝又问“朕听说,你那酒楼里有三个孩子在做工”

  陶轩抬起头满脸惶恐“吾皇圣明!确实有三个孩子在……”

  话未说完,就听皇帝“碰”的一声砸在了书桌上“你可以知这三个孩子的身世如何!”

  陶轩一抖,吓出一身冷汗。战战兢兢的开口道“草民不敢”

  见皇帝又要发火,陶轩又紧接着开口道“那姓叶的孩子自来后就帮草民赶走了不少来捣乱的流氓地痞,身手很好,想来是自幼便习武的。至于另外两个,男孩虽然残疾,但也画的一手好丹青,教养也是极好的。至于手法,草民不懂这些不敢妄加猜测”

  ……

  门里皇帝和陶轩排排坐吃果果(呸),门外叶父急得团团转,满脸的:老子要锤死这死孩子啊你们谁来挡老子连你们一起揍。实则满心都是:卧槽这死孩子终于有消息了快吓死他老子了

  最终陶轩没掉一根头发回到了杭州城,他每每想起皇帝跟他说的那些就是一脑门的汗,敢把皇子世子当小二的也就他陶轩一人了,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本想回了酒楼对这仨人说点什么,却被叼着根草一脸“我的天多大点事你居然才回来”的叶修气的提着鸡毛掸子就追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陶轩发誓绝对要抽死当初那个以为叶修是个乖孩子的自己

  7.
  “朕欠他母妃和他兄妹甚多”

  “朕也知晓补偿再多也没有用了,欠下的债是实实在在的”

  “这皇位他既看不上,朕也不再强求,他们要自由,便给他们自由”

  “陶轩,你得护好他们,这是命令,也是请求”

  “这也是,一个父亲的愿望”

  “草民,遵旨”

  陶轩磕头领旨,皇帝推开门走了出去

  说这些话的不是皇帝,说这些话的只是一个失去青梅竹马的爱人又失去最疼爱的孩子的普通男人

  可这个男人偏偏得先是皇帝,然后才是夫君与父亲

  8.
  后来啊,他们在酒楼隔壁开了家武馆。

  叶修把一杆长矛使的虎虎生风,苏沐秋虽坐在轮椅上,却也是使得一手好暗器。

  陶轩又帮忙招了不少好手

  平日里教人练武,日子过的也不错

  直到那两个人也进了武馆

  9.
  陈夜辉,刘皓

  陶轩一家子发誓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两个人

  不是因为这两个人和他们有多亲近

  对这两人满满都是恨意

  是那种两人后来都快身败名裂向他们来求救都不愿松口说句好话的那种恨

  不是为了自保而不去松口

  是真的恨

  10.
  这两个人都做了些什么呢

  总结来说就是:散布谣言混乱人心外带放火杀人未遂

  至于原因,就是财与位

  自身能力不足,又不肯下功夫。

  他们在陶轩那里挑拨离间没有用,干脆就在一群学生里散播谣言,说叶,苏二人想夺了嘉世。被陶轩重罚后不但不悔改,反而更加怪罪叶修心声歹念,想着先斩后奏,给叶,苏三人住的小院泼了火油,锁了房门想一把大火烧死三人

  三人到底是有福之人,这火还没点,陶轩硬是带着小厮冲进院子踹开房门,把已经去睡了的兄妹三人叫醒

  叶修冲着陶轩抱拳,道:“此番救命之恩,叶修永世不忘,只是这嘉世,我们三个怕是待不下去了”

  陶轩也不好说什么,叶修他们要走他拦不住也不能拦。这次是被他知晓了刘皓他们的计划,那下一次呢?他们又会使什么毒计?

  这两人,也是绝不能留在嘉世的

  11.
  他们来时是在一个冬夜,走时也是一个冬夜

  无声无息的来,又无声无息的走

  陶轩不放心三个人,在他们走时把积蓄取出了三分之一交给了苏沐秋,只道是若有哪天疲累了,就回来,苏沐秋并没有拒绝

  12.
  陶轩给的包袱里除了银票还有一封信。是写给他故人之女的。

  叶修三人按着信上给的地址来的那故人之女所在的客栈时,一个束着马尾,看上去英姿飒爽的女人正坐在二楼的围栏墙指挥着几个店小二忙活

  叶修抽出信,朝着那女人的方向挥了挥

  “老板娘!您这还收店小二不?”

  13.
  陶轩一直到去世时都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无论是收留三个孩子也好,还是在陈夜辉刘皓有夺权倾向下护着叶修三人连夜离开也好。

  那炳弯刀在捅进他腹腔前他就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却不曾想有人扔了迷雾散扰乱了这群劫匪视线,陶轩咳出一口血,吃力的拔出身上的残箭躲到了不远处的桥底

  昏迷前他隐隐约约看到有一男一女扛着一杆长矛把面前的劫匪捅了个对穿,似乎还有几个用剑的,一个扛着火药桶的女子护着她身后坐在马车里一身棕色长袍的男子

  陶轩莫名觉得很熟悉,他似乎认识里面的几个人,但他太累了实在睁不开眼睛看不清

  他想起来了一些事。一些尘封在记忆中于他而言很重要的故事。

  他笑了起来,闭上眼睛放任自己睡去。

  眼泪从他的眼角滑了下来,点湿了一小块沙地。

  他走了。

――――――
看在我已经是条咸蛇干的情况下求留言求红心求蓝手
我爱你们(⑉°з°)-♡

我永远永远喜欢特底

最开始看特底直播大概是今年开学之后吧
那段时间对我来讲是很混乱的,抑郁,愤怒,焦躁什么都有
某一天我就在bilibili上很无意的就看到了特底的直播间
因为当时正好在玩第五人格嘛,就点了进去
看了一会就突然觉得,这个主播好可爱啊他怎么那么厉害呢
他是我关注的第一个主播
随后跟着他我又知道了滚滚盖厕杆菌十八老男人
我开始迷上他的直播了
就算没有WIFI开流量也要看他的直播
每天回了家第一件事就是开网上bilibili看他有没有开播
看着他的直播我熬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光
最喜欢他的直播了,第一时间就会切到他的直播间
463再见了
我们去新家开开心心的笑吧
最后,我永远永远喜欢特底

君不见

短篇
有私设
OOC我的人设虫爹的
等睡醒了可能会添点别的?
――――――
“现如今的世道,可真是越发的不好混了”
张佳乐怀里揣着手炉,边往火盆里扔了两块红薯,看着庭外纷纷扬扬的大雪突然就开口道了这么一句。
一旁坐着的林敬言淡淡的笑了笑,没有接话
他知道张佳乐想说什么
这些年武林里新秀层出
认认真真听前辈教诲的有,心比天高的刺头也有,甚至还有人说,做老人的最后总得给年轻人让出路子来。
世道变了,人心也变了。也许在某一天,不管是被迫离开呼啸的自己,还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张佳乐,把位子让给后人会是最好的选择
张佳乐听了这话却又是极为不满
“哪又怎样,世道变了就必须得给他们让位?谁定的规矩?放/他///娘//的///狗//屁”
他仰头灌了口酒,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似是喝醉了开始说混话
“我知道,这位子日后自会有贤才来接,但也不是现在!更不会是像这嘉世副门主一样的人来接”
张佳乐大概是真的醉了吧,把酒壶扔出去老远摔的粉碎,壶里尚未喝完的酒就这么洒了一地,他走出小庭,雪落了他一身,他发丝给人的本是那种顺滑软绵的感觉,此刻满头的雪却是让他多了一份坚硬,一份落寞。
“今儿个这雪,可真大呐”
张佳乐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伸出手似是想要把雪花攥在掌心里
这满天的大雪让他想起当年还在百花谷的时候,每每下雪时自己都会带着谷里的一群半大小孩儿们到处闹腾,有次点炮仗时还差点烧了孙哲平放置从各地收藏的古董,虽然没事可也因此被黑了脸的孙哲平追了半个谷后埋在了雪堆里只露了个脑袋在外头。
林敬言此时又何尝不是心中苦闷呢,张佳乐想起了百花谷的事情,他自然也想起来还在呼啸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他记得方锐当年加入呼啸的那个冬天雪也是这般大,那小子又生性活泼耐不住寂寞,最后竟是带着一群人抓着雪砸自己。如今自己离了呼啸远走霸图,收到方锐拖他人送来的书信时心中也不是个滋味,当年自己立下誓言答应方锐会陪他到底,却不曾想过几年后自己便离了呼啸。
“说真的,老林”张佳乐顶着一头白晃了回来,瞅了瞅林敬言脸色开口道“我要是早知道唐昊对你有这般不敬之心,就该把他揍到服气为止”
林敬言却是摇摇手,表示不在对此事做任何评价
“也就你性子好不计较,这要是换了我,非得打断他的腿让他知道什么叫前辈不可”
“佳乐,你醉了。要是让新杰知道你又喝成这样肯定又要灌你醒酒汤了”
张佳乐本还在愤愤不平,听了这句脸色一僵“得得得我不喝便是了,你可别给新杰通风报信啊,他开的那醒酒汤比方士谦开的还难喝”
此事也是说来话长,张佳乐有次在百花与微草弟子比试后喝醉了,脑子昏昏沉沉的没憋住发了酒疯,坏了王方二人的好事不说,还被压着灌了一大碗味道诡异的醒酒汤。
不过关于这件事的具体经过,还是得留到以后再讲。
一声清脆的鹰啼传来,是张新杰养的鹰从天而降落在了林敬言手臂上。
卸下鹰腿上的纸条打开一看,林敬言忍不住笑了
“咋了?看你这样子是新杰他们找到安家那小子了?”
张佳乐在一旁是挠心挠肺,弟弟三月前带着秦牧云和少庄主宋奇英应委托南下与蓝雨合作寻找自安家惨遭灭门后就再无踪迹的安家独子,三个月寄了三封信且封封公事,急得自己上火嘴角直冒泡
“不止是找到了安家少爷,你猜他们还碰到谁了?”林敬言笑呵呵的把纸条攥在手心里卖起了关子。
“哎你别钓人胃口啊”张佳乐挑出块烤熟红薯递给他示意快说
“嘉世前门主叶秋”
张佳乐眨眨眼睛,猛拍了把大腿道“我就知道叶秋这家伙死不了”
毕竟叶秋这家伙当初连邪教围攻都闯了出来,一个小小的悬崖又怎么可能要得了他的命呢,他就算是想舍了这条命,老天也得敢收才行。
“新杰有说他几时能回来吗?”
“腊八前就能赶回来”
张佳乐笑咪了眼,他就知道张新杰能赶回来过年。况且还是弟弟的本命年,他可是准备了一份大礼的
他们这群老家伙见过的太多了,世道难?那又如何,这一身傲骨又何曾畏惧过。
――――――――
被蚊子骚扰的睡不着起来喷了驱蚊液
强烈拔草木槿生活的那个10元驱蚊液,味道不仅难闻了它还漏水真他//妈///鸡肋
熏跑了蚊子也熏的我彻底睡不着了
另外新版本让我有种正在选择直播间的错觉
策划爸爸您下次能改回来不?
提前预警:下一篇陶轩向

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有意思的一对双生子了。
我想双生子的生活肯定是充满乐趣的吧
叶家双子让我看到了一对兄弟走了不同的拥有不同的荣耀的过程
弟弟想离家出走却被哥哥代替
哥哥回家拿身份证却拿成了弟弟的
弟弟接受了那个圈子里最正常的教育
哥哥被别人捡到走上了职业选手的路
这让我想到了《花火》里面叶秋说的一句话“我都不知道我一个A十年前因为流产进过一次医院”
叶修是个天生的发光体,当然了他也是个脸T怪,他应该是张扬的,他是可以放肆的笑的那种人
叶秋则是带着淡淡的傲娇体质,他大概是只想让人抱着顺毛却又傲娇的亮出爪子的猫咪
这对双生子很好的,这种好是我无法用语言文字来准确表达出的
用心体会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