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

我爱的,亦或是不爱的,都将化作云烟,从此江湖不见

列表有没有懂联想游戏本配置的大佬,江湖救急


三周年快乐!
夜火离歌牛批!
诸位辛苦了!

我活着从军训回来啦

过几天开始更新,会先把之前那篇喻黄论坛体更新了

那就先这样

晚安各位


今天和爸爸吵了一架,还是因为去学校的事情。

我不想让爸爸拿着那些瓶瓶罐罐的护肤品做公交过去,爸爸不让我走快递托运

我买的护肤品也不值钱,都是些烂货。

买的小心翼翼,肉疼许久还要倾听谩骂

我害怕碎掉,因为不会有人因此给我道歉

我更害怕的是碎掉以后买新的又要被说教

我真的是太难过了,明明到处宣扬说我考上大学的是他们,现在反过来嘲讽我不过是上了个烂二本的也是他们。

我还没有去学校,奶奶就开始拉箱子装我东西准备往垃圾堆里扔。

买的快递已经到了快递员手里,派送了一天都没到,可我20号(现在是19号23点47)就要去学校了

拉肚子拉了好几天,没敢告诉他们

我大概是不应该去上学吧,我知道他们因为我学费太贵的事情很烦心。

整整一个暑假,我被迫在亲戚的店里干活,拿着小时工工资,干着正式工的上班时间长度,吃了两个月的泡面,被骂了两个月。

吃吃不了,睡睡不了,玩玩不了,还因此咕咕咕了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朋友的18岁生日

那天上班到中午的时候,我去上厕所,我就蹲在里头,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哭。

我怀疑我有毛病了。

奶奶逼迫我要进学生会,我不想进,我害怕。

我天生就是蠢笨不堪的,别人一听就懂的东西我却总是转不过弯来,而我又总是学着别人,妄图能得到些施舍

心里总是有着发了狂一样的扭曲嫉妒感,我嫉妒着那些舒舒服服过了一个好暑假的同学,嫉妒无需为了十几块钱拖运费和父母争论的同学,嫉妒可以去放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心仪的学校上喜欢的专业的同学。

而我又在死世里沉沦,不得救赎

我活该去死

今天大概是不会做梦了

就是这样了

对不起,我又开始乱//几把发疯了

对不起


我的内心是充满了发了狂一样的嫉妒和扭曲

我又沉沦于这死世,不得宽恕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要屏蔽我这个闲谈????
满脸懵逼

我上辈子是道数学压轴题无疑了
我想睡觉qaq

玩了两年痒痒鼠,肝了两个号
有史以来最欧气的一天(也是我最欧气的一个号)
抽了七张破碎符咒+四张蓝票+三次勾玉
把番外给的勾和成就给的票都撒出去了
真·一贫如洗
真·脱非入欧
我爱网易爸爸
点击不知火后出现的动画也太好看了叭

【王方】王先生,方先生

这是之前与归同学的点梗
@与归

文风一如既往的混乱(;´༎ຶД༎ຶ`)

我大概是史上最惨点梗选手了

私社贼啦多

OOC

我知道我把士谦性格写ooc了对不起不要捶我

写到一半才去重查资料的我就是个大写的废废了(;´༎ຶД༎ຶ`)

已经歪到掰不回来了啊

咱也不知道电竞比赛能不能用应援灯打call

咱也没看过

咱也不敢问

咱也不敢说

不要喷我求您了

真的废了老命来写了

一如既往的剧情废物QWQ

祝全职电影大卖

祝我全职tag大火

有哪出错的话麻烦call我,看到后会及时更正

以上都可以的话就往下看叭

⁽˚̌ʷ˚̌ʺ⁾

————————————

1.方先生

一开始的时候,方士谦和王杰希觉得对方眼睛鼻子哪哪儿都不对,用林杰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嫌弃对方浪的过了头,一个嫌弃对方为老不尊。

当然,这个为老不尊绝对没有什么过分的贬义意味。顶多就是当方士谦逗着那只布偶的时候我们的大眼同学翻个白眼。

方士谦这个人呢,与生俱来带着那么一股子放肆又骄傲的脾气,内里头又偷偷的藏着那么一股子与外表相差甚远的温柔与谦和。

「   “每次他描述未来时的眼神都仿佛亮着光”

“这样温柔的一个好孩子,真的不舍的让他失望”   」

林杰在退役后接受记者采访谈到方士谦时是这么说的,嘴角带着笑意,就像是放下了担忧许久的心事一般,长舒一口气。

林杰退役不久后,方士谦带了只布偶回了微草。

好巧不巧,这猫脸上的咖色毛一边多一边少。方士谦跟猫大眼瞪小眼了许久,一拍大腿,不顾王杰希的强烈反对给猫起名叫大眼。

方士谦这个人,会给布偶起名叫大眼,会偷偷的把自己不喜欢吃的菜往王杰希餐盘里头扔,会带着六亲不认的气势一边“哐哐哐”的敲王杰希寝室的大门一边喊叫着“大眼大眼出来复盘”,会带着一群小孩大冬天在雪地里对着王杰希围追堵截,会在复盘以后突然叫一声“大眼”,在猫踏着欢快的小步伐“咪呜咪呜”的进来后一把捞起放在怀里,对着一块“嗯?”了一声转过头看他的王杰希呲牙说

“叫猫呢,没叫你”

方士谦这个人,也会在王杰希发烧的时候彻夜不眠换毛巾,会在一群小孩因为失误被王杰希阴沉着脸吓得快哭出来的时候转换话题,会拉着一群中二期的孩子翻墙出去撸串,会记得给王杰希单点一份不辣的小龙虾,会一边咆哮着“王大眼你给我回来”一边“噼里啪啦”的按着键盘操作着防风跟着王不留行一路狂奔,会记得在一群饥肠辘辘的半大小子来势汹汹的扑向食堂的时候给王杰希留下一份盖饭。

「   “小孩子嘛,不能欺负的过头了。积极性被打折了就不好了”

“留给他们的时间还长着呢,吃上几次亏后知道痛,就会改。实践永远比语言来的印象深刻”

“他们就像草一样,慢慢生长,然后以势不可挡的架势颠覆旧有的规则”

“不用太过于担心他们,要相信这群小东西”   」

他用手对着王杰希比划了个蘑菇弹爆炸的动作,笑的张狂。

方士谦永远都是和王杰希这么说的,永远都是风轻云淡,丝毫不回避他口中的这群小东西如果颠覆了规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在此之前他们会被代替,会从荣耀舞台上消失,倾注心血的账号卡会被交给别人,甚至是被人遗忘。

在很久的时间里,方士谦以他坚硬的态度支撑着魔术师飞翔在辽阔的星海里。

在未来之后,方士谦放下自己的桀骜不驯,和一颗闪闪发光的明星一同前行。

说到这我们就不得不提我们故事的两位主人公谈恋爱时的插曲。

时间是在刚和王杰希处上对象的那会,方士谦满身的不得劲儿,就像是野惯了之后突然又被人收养的猫崽子一样,装模作样的竖着爪子对着新晋铲屎官张牙舞爪,口是心非的露出一口细嫩的小牙抱着铲屎官的手指亲亲的磨牙。

两个人的寝室由开始的一南一北两头,变成了之后的隔着一堵墙,到最后不分彼此花了快两年的时光。

就像一开始方士谦对王杰希的百般刁难到之后能安安静静的靠在王杰希分享同一块抹茶蛋糕。

亦如那颗王杰希接任队长那年亲手载下的核桃树一样,慢慢抽枝发芽,冬日沉睡,初春懵懂,盛夏抽条,浅秋培果。

2.王先生

在王杰希眼里,方士谦其人堪比自己原来养过的那只口是心非的橘猫。

为什么是橘呢,你若是去问他,他只会顶着头痛的表情翻出加密相册,找出方士谦堆的老高的餐点照片。

王杰希把这只张牙舞爪的猫放在怀里热烘烘的拥抱了许久,终于等到了一只软软的爪垫拍在自己的脸颊,细长的尾巴一下一下的挠过自己的手臂,露出柔软的肚皮就像个小发动机一样“呼噜呼噜”的响着。

最后冬雪消融,春水潺潺。

他的唇上印上了一个甜腻温热的吻。

他看到了一双放下所有戒备和矜持,带着些许的害羞和对未知的慌张的泪眼。

他手下触摸到的肌肤微微颤抖。

王杰希暗叹自己怕是要溺死在这个叫方士谦的人身上了。

人生百种,仅仅是这个叫方士谦的人让王杰希就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没有任何外力作用,只是因为王杰希逐渐被方士谦那颗光芒四射的心所吸引。

只是因为王杰希喜欢的这个人叫方士谦。

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人,是王杰希眼里无与伦比的方士谦。

仅此而已。

磕磕绊绊这几年,微草诸事走上和谐友爱和平公正的康庄大道。

第一个冠军到手,算是完成了当时对林杰的承诺

第六赛季虽然棋差一招被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垃圾话搞得头晕眼花耳朵嗡嗡作响,微草的战绩也算拿得出手,偏偏这个时候,方士谦的手出了问题

方士谦一开始发现手伤的时候是第五赛季结束后,起初还是偶尔的轻微疼痛,他没敢告诉其他人,仅仅只是和队医交流后要求他保密,

直到第六赛季末队医实在瞒不住了,才偷偷的告知了王杰希。

王杰希听到这个消息,脑子里的那跟弦“啪”的一声就紧绷住了。

手伤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癌症,第五赛季百花战队的队长孙哲平就是因为手伤不得不赛季中途就离开赛场,甚至到了赛季末直接退役的结果。

王杰希坐在医务室,左手边是装消失的方士谦,正对面是队医,长吸一口气,定了定神,问队医

“他的手现在情况怎么样?”

队医有些为难,顶着方士谦一脸的“你敢说我就敢掀桌”的巨大压力告诉王杰希

“副队的手伤现在来说还不算太严重”

队医用手指比划了个小小的宽度,示意王杰希现在还有回旋的余地。

“如果能积极配合治疗的话,还是能支撑两三个赛季的”

队医是从林杰那一茬子中走过来的,比王杰希几人大了十来岁,是看着方士谦跟王杰希一步一步的带领着微草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方士谦如今的情况他看着也是心疼的不得了。

“那如果让他暂停比赛呢,能不能缓解他手伤的恶化速度”王杰希突然这样说到,方士谦一听就急了“王杰希,你什么意思”他拍桌站起来,极其愤怒,“什么叫让我暂停比赛,你给我说清楚”

“如果暂停比赛能让你的手不再恶化,我宁愿直接剥夺你参赛的权利”王杰希也有些火大了。

方士谦冷了脸,直接甩门走人,留下火大的王杰希和不知所措的队医面面相觑。

当天晚上王杰希就被锁在了寝室外头。抱着方士谦丢出来的被子在医务室连续凑合了三个晚上后,看出方士谦完全不想让自己回屋睡床后干脆就睡回了自己一开始接任队长时的寝室。

两个人冷战了快仨礼拜,一群小孩颤颤巍巍的夹在这两尊大佛之间,不明底细,也不敢问。

尤其是袁柏清,这小孩惨的一撇。

袁柏清在这段时间的经历后来和柳非大半夜敷面膜起夜吓跑小偷,周烨柏带着高英杰半夜在茶水间偷吃零食后在准备开溜时被王杰希发现然后一脚踩空脚脖子肿的像猪蹄一样,队医喝醉酒发酒疯把遇见的队员,包括王杰希在内的所有人的腮帮子挨个扯了一通,最后被队医他老婆一手刀砍晕过去才消停合称为“微草四大悲剧”

这里提一句,队医他老婆是黑带六段,过年回老家举着菜//刀剁公鸡的那种厉害角色。

话题回到袁柏清身上,那段时间他接受着来自师父和队长的双重夹击,一边是王杰希突然提高了对他的训练要求,一边是方士谦让他按照固有的节奏去学习双职业,小孩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愁的小小年纪就有了网购某霸育发液的冲动,一听到别人喊他名字的时候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大有“本人已死,有事烧纸。小事招魂,大事挖坟”的意思。

袁柏清苦,袁柏清难受,袁柏清怂。

袁柏清啥都不敢说。

袁柏清啥都不敢动。

直到有天晚上,王杰希强行打开了寝室门,把从浴室里出来只批了间浴衣准备推他出去的方士谦堵到了墙角。

方士谦的眼睛湿雾雾的,里头全是红血丝,这段时间他也没好好休息,每次想起来王杰希说要他暂停比赛就气的啃王杰希枕头。

王杰希直接挑明了话头

“你到底想怎么样”

方士谦急了“你想都别想”

想让他暂停比赛,没门!

“那你想怎么办!继续高强度训练?然后让我们眼睁睁看着你的手废掉?嗯?!”

王杰希大声的道出自己的愤怒和担忧

“你就忍心看我也跟张佳乐一样,一个人背负一切?”

空气都仿佛停滞住了。原本还在挣扎着的方士谦一下子僵住了,嘴张开又合上,却不知说什么好。

“我不想你跟孙哲平一样,最后落得一个退役后果”王杰希软了语气,和方士谦头抵头。

“不是,咱能先起来不……”

方士谦推了推王杰希,示意他先起来。

“士谦,你好好考虑一下行不”王杰希亲了亲方士谦带着水汽的眼角

“王杰希,我衣服要掉了啊”

王杰希眯了眯眼,突然拉扯着方士谦往床上去了,“我看你现在不用穿了”

方士谦大惊“我靠王杰希我跟你讲你别得寸进尺啊我还没原谅你……唔”

王杰希干脆利落的亲了上去,堵住方士谦喋喋不休的嘴,倒在床上就开始扯浴衣的腰带,伸手扯过枕头准备往方士谦腰下垫

“别,你枕头还,还没洗呢”

王杰希头上冒出一排问号

方士谦有点不好意思,扭过头扣扣脸小声的说“我这几天一生气就把你枕头当你本人啃了,上头全是口水,还没来得及洗呢”

王杰希脸绿了吗?

绿了

第二天小孩们看到副队了吗?

没有

昨晚副队哭了没?

哭了,还叫爸爸了

袁柏清得救了吗?

得救了

冷战危机结束了吗?

当然结束了,没见副队第二天迟到了吗

第七赛季开始的时候,王杰希在会议上宣布今年的目标依旧是冠军

为了微草,也为了方士谦。

王杰希这么想着,扭过头却擦掉了溢出来的泪水。

第七赛季,微草一路凯歌高唱,顺利挺近决赛后击败同样在本赛季无比疯狂的百花战队,赢得总冠军

同年,方士谦手伤退役。

魔术师打法就此封印。

微草俱乐部里,那个总是兴奋描述未来的少年,再也不见了。

王杰希开始抱着那只布偶,在闲暇时看着那颗核桃树发呆

后会有期,王杰希就是这么想的

3.苏黎世

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

魔术师打法或许解封的消息传遍了荣耀界,王杰希的粉丝们几乎是焗出了一把老泪,太不容易了。

相关的帖子里甚至还有人留言感叹有生之年。

而我们的常大记者,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一票记者里的锦鲤,和其他几个前辈跟着国家队到了苏黎世,到了目的地,稀里糊涂的花了好久天才倒过了时差。

倒过时差后的第一时间,常先抱着笔记本打算去采访几位大神

采访到王杰希时,王杰希在表达了对比赛的期待与队友的信任还有国外顿顿都是炸鱼三明治汉堡让他十分想念微草楼下左拐一百米出卖的豆汁和煎饼果子外,又很认真的说他期待一场重逢。

他看着常先有些不明所以的眼睛,一字一顿,认认真真的说着

“我期待一场重逢”

是的,他期待一场重逢。很期待很期待的那种。

期待到夜里做梦都会梦见与他相见

电子产品里的相见永远都无法填满对方士谦的思念。

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

中国国家代表队vsM国国家代表队

个人赛王杰希上台前,看到了观众席上举起

的应援灯海

摄影机的画面里,有个人正组织着手持应援灯的观众打call

像是感觉到王杰希的目光,这人转过头,对着摄影机就是一个飞吻

一如既往的骚包飞吻,是方士谦来了

他穿着几年前退役时一块带走的微草队服,就像他还在微草时每逢王杰希打个人赛时那样,熟练的开始组织着微草的应援者整齐的呼喊着“王大眼”了

先是微草的应援者齐声呼喊,再到所有中国队应援的所有观众

包括因种种原因不能去比赛现场,只能守在电子产品前观看直播的所以荣耀玩家

齐声呼喊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

王杰希高举起右胳膊,握手成拳,在空中冲着观众席的方向狠狠的点了点拳头

他抬头转身,走向比赛席位,骄傲的就像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以天马行空般想象,自由的飞舞在荣耀赛场上的王不留行

就让所以的人看到,魔术师的回归。

魔术师打法解封!

比赛开始那一刻

王杰希默默念叨了一句冠军

是的

中国队目标,冠军!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剧版结束前我的置顶就是这个了
造型丑到哭
求剧组长点心拉一波颜料赞助商叭